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妈妈被強奸
妈妈被強奸
          这是一件尘封已久从未与人提及的往事,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好多年,可是那一夜的画面不时浮现脑海,年幼知时目睹的那些情景如同记录片一幕一幕一遍一遍的回放,随年龄增长没有淡化反而越来越清晰。因为年幼具体时间我不知道,只记得是夏季的一个雨夜,那年我只有五岁还在上幼儿,因为那一天幼儿放假我可以确定那天是星期天。我记得妈妈那天是下午班,时间一般是中午12点到20点或者12点半到20点半,我在妈妈办公室玩了一下午,那些阿姨送给我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我当时太小没有时间观念只记得下班时天已经黑了,而且特别闷热,走到半路天空突然落雨并且越下越大。如果说这时带了雨衣或者妈妈不是下午班又或者那不是星期天妈妈从另一条路到幼儿接我这件事情都不会发生,我有时会想老天爷为什么会这么安排,让我亲眼目睹了一件其他人根本法体会的遭遇。也许你曾经在小时候半夜被床的晃动声或者妈妈的呻吟声吵醒,也许是其他的什么机会偶然目睹父母之间的性爱,而我不幸看到年轻漂亮的妈妈与陌生男人的性交。

  记得当时天很黑正巧过的路断,一边是校区,另一边是一片拆迁区域,路边除了学校长长的围墙就是一片残垣断壁,终于在一个胡同囗旁边找到一座已经拆除门窗房子避雨。这时路上行人已经很少,偶有一二辆汽车经过。那个时代手机还没有普及,妈妈还舍不得扔了自行车打的回家,我也只好乖乖的坐在自行车后座椅上。雨越来越大,不时还打闪,躲雨的位置由于拆迁已经没有了灯光,只有马路对面远远的昏暗路灯。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并不长,因为我多年来的反复回想与分析,案件的起始时间大约在八点四十至九点四十这个范围,因为从妈妈下班骑车到案发地不过七八分钟,我曾多次实地计算过。作案者的身份我也做出过多种分析。这个时间平时人流量并不少,恰恰因为大雨并且是拆迁区域造成行人很少。我记得奸犯出现时的子,他个子很高,大约18 0以上,穿一件黑雨衣走的很匆忙,经过妈妈旁边略一停顿看了一眼,又急匆匆的走了。过了一会他又走了回来,这时他走的比效慢,而且东张西望,走到妈妈身边稍停片刻上下打量了几眼又慢悠悠的走进了旁边的胡同。又过了一会,远处传来飞跑的脚步声,脚步声在我身后的位置停止。他走到妈妈旁边,背对我们,向四周东张西望了一会,突然间转身,这时妈妈尖叫了一声挡在我面前。此时我在妈妈背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究竟用了什么方法让妈妈不敢呼救,我一直不得而知。我只听他们的对话,他不停威胁催促让妈妈走进胡同,妈妈不停求他放过我们。

  根据以上情我个人倾向于施暴者并不是有预谋的,只是偶经过发现了带孩子的漂亮妈妈而临时起意,不知大家是否赞同我的判断,只是他为什么如此色胆包天不得而知。我听到他的声音很年轻,声调很慌张很激动,反而是妈妈的声音很震定对他说,你要多少钱姐姐给你,不姐姐回家给你取。可能正是他的年龄让妈妈放松了警惕,以为他只是想抢劫。少废话,进胡同。僵持了一会,他拉开妈妈,示意要来抱我。妈妈保护我哀求,他这时打了手电,是那种三节电池的光手电,用灯光指向胡同,对妈妈说快点进胡同给钱。不知道妈妈此时是否真的以为只是失掉财物就能换取安全,如果她知道即将发生的事还会不会听从命令。妈妈推车子按手电灯光指示走进了黑暗的胡同,脚步声跟在身后,路两边都是拆得乱七八糟的废墟,突然间他一把抢过自行车拐进了一条更小的胡同,妈妈紧紧抓车子说,车子给你,我把孩子抱下来。紧接车子推进路边的一栋没有拆除房屋。把孩子给我,把孩子给我,妈妈边喊边跟了进去。屋里空荡荡的,地上扔了一些杂物,他把自行车推进房间最里边,由于黑暗,雨淋我大声哭了起来,妈妈连忙过来哄我,告诉我叔叔给你玩游戏呢,别害怕,拿出来阿姨们送我食品与玩具让我玩,我只好乖乖的坐在椅上目睹即将发生的游戏。

  我抬头看去,黑雨衣已经脱掉,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所看到情景,一个又高又瘦的身影站门口,上身t 裇,下身运动短裤,短发,长的并不像坏人,声音与长像显示他年龄并不大,应该不到二十岁,甚至可能只有十六七岁,口音普通话,不是本地口音,学生?打工仔?旅游者?总之,不是本地人,而他的身份一直是个疑问,附近只有一所高中,高中生应该都是本地的,打工仔?拆迁工地民工说土话更不可能,附近没有景点也不可能旅游者。请大家忙分析分析。

  钱不多全给你吧,自行车你要也给你,是不是遇到困难了,姐姐家里还有你跟姐姐去拿。我猜测可能是因为对方的年龄长像的产生的错觉,也可能是因为妈妈低估了自己的女性魅力,此时妈妈并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危机是什么。对方并没有回应,而是用手电照向妈妈,他端详了妈妈的面孔片刻,光圈向下停留在妈妈胸部,白色的衬衣已经湿透紧贴在妈妈的身体上,光圈从妈妈高耸的胸部缓缓向下,湿湿的长裙帖在大腿上,妈妈的身影展现女性身体的曼妙曲线。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一个身高一米五八,体重不足一百斤,年龄二十八九岁的美丽少妇湿透的子。我一直不清楚施暴者的目的是最初是不是求财,还是目标根本就是妈妈。不论是哪一种结局只有一个。妈妈故作震定的语言没有得到对方回应,片刻沉静,不知是对方的眼神,表情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妈妈应该突然意识到了真相,转身去拿车篮子里的皮包。给你,姐姐给你钱,晚了,已经晚了,妈妈转身的瞬间,高大的身影突猛然扑上来,妈妈娇小的身躯被轻易揽入怀中。

  求你了,我有孩子,姐姐给你钱行吗,你还年轻别这,放过我吧,妈妈故作震定的声音瞬间变调成略带哭腔又有点恐怖的哀求声。这时手电掉在地上,黑暗中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妈妈时断时续的哀求夹杂另一个急促而又慌乱的声音,我什么不要,求你了让我亲亲,好姐姐让我亲亲。黑暗中的场景哭了幼小的我,妈妈听到我的哭声,也带近似哭腔的声音哀求对方让她照顾一下我。答应我就让你哄孩子,行吗,让我亲亲你。妈妈没有回答,不知哪来力气挣脱了他,转身轻声安慰我,这时高大的身影靠上了妈妈身后,我能感觉到妈妈身体的轻微抖动。妈妈轻声安慰我,身体不停轻轻的挣扎,黑暗中我虽然看不清,但是可以听到衣服的磨擦或轻微的撕裂声,男子嘴唇在妈妈肌肤上发出啧啧声。

  我虽然没有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妈妈背后的身影的晃动可以推测他是在亲吻在抚摸。黑暗中我停止了哭泣,妈妈突然间转过上身试图推开身后的身影。

  你小声点好吗,别吵醒了孩子。妈妈的声音很轻,很温柔。妈妈这句轻语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否在暗示或者说是默许。总之,从此没有了剧烈的反抗,代之于半推半就的挣扎。妈妈可能害怕伤害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陷入绝境,抗拒眼前这头年轻的发情野兽的下场。

  也许是理解了妈妈这句话的含,黑影放开了抱妈妈的双手,极速弯下腰然后本来已经在地上熄灭的手电突然亮了,虽然手电的光圈并没有对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光圈的余光瞬间让房间亮了起来。说一下此时我所看到的画面,妈妈的头发很凌乱,上衣的扣子已经被全部解开,胸罩的一边被拉开露出一侧的乳房。下身的长裙虽然已经皱巴巴的,但是还算完好,看来此时妈妈的之前的反抗还是比较成功的。

  这时他已经把妈妈逼到了墙角,妈妈一只胳膊护胸部,一只手捂自己的下体,面对墙角身体稍稍弯曲的靠在墙上,试图利用两面墙壁保护自已。妈妈应该是以为我睡了,努力的不发出声,只是紧紧的护自己的关键部位。对方是一片忙乱,一会儿试图解开妈妈的胸罩,一阵手忙脚乱不得其法,一会儿试图接吻只能吻到脸蛋或脖颈,一会试图摸妈妈的阴部被妈妈紧夹的双腿与捂阴户的手挡住。只有妈妈的背部,屁股,大腿没有保护的任他抚摸亲吻。

  妈妈的裙子不时被掀起,可以看到此时内裤还穿在身上,只是后边被拉下了露出圆滑的屁股蛋。他可能被妈妈裙下春光诱惑,跪下身子钻进了妈妈裙低,长裙落下盖住了他,我法看到裙内的情景,只能判断出他是直奔了妈妈赤裸裸的臀部。妈妈这时仍然背对他,他跪在妈妈身后可以看出他在亲吻妈妈的屁股。

  他在裙底的时间很久(我不知道他具体在作什么,只有通过妈妈的表情身姿以及声音来判断。我把我分析写下来请大家指正,有其他可能也请指出)攻入裙内之后妈妈的反应了是原本弯曲的身体站直了,应该是想让翘臀躲避后方的攻击。

  腿依然紧夹,一只手从前方护阴部,一只手拉裙子,应该是防止内裤被脱掉。妈妈扭动身体时而屁股靠向墙壁时而阴阜对墙壁,看来此时利用墙壁保护身体已经效了,前后都会受到攻击。过了一会,妈妈发出一声轻声的呻吟,身体停止了扭动。手电不知何时他拿起,妈妈腿似乎已分开了,裙子里手电的光亮忽明忽暗。

  事情发展的后来撕扯挣扎的度渐渐变弱。妈妈的表现是默默的夹紧双腿身体扭动,在对方侵犯关键部位时试图用手推开或拉开对方的头部与手,时断时续的轻声哀求,对方动作过大或粗暴时会轻声叫痛或发出一两声轻声呻吟。男方的表现依然很慌乱,动作有些粗暴,有时发出乞求的语言,有时言语凶狠威胁。男方的目的达到会很兴奋很激动,妈妈会轻声抽泣,身体的姿势也有些扭曲。双方不时会有对话,交流过程中,男方训斥与乞求感觉妈妈有时会稍微放弃抵抗让对方达到目的,同时妈妈的哀求叫对方轻点或叫痛声也会让男方轻柔点。

  至于男子钻进裙下,里面发生了什么大部分没看到,只能从上文中我看到听到的情推测。他会做什么?

  根据我的判断,他的经验应该是并不丰富,从他生疏的动作,猴急的子,处处毛手毛脚,连如何解开胸罩都不得其法,我甚至于怀疑他是处男。那个年代没有网络,可能看个毛片都没有,我记忆中那时的各类奸案,连环奸案,轮奸案特别多。现在屌丝们可以轻松的通过看片撸管释放欲火,而那个年代比较闭塞才造成奸案比较多,如果换成现在他可能和大家一是个看片撸管的屌丝,而这件事情也不会发生。而且种种迹象显示他可能对女性生理构造比较陌生。那么我们就从他性经验较少这个角度分析吧。从他后来的行动说明他对妈妈的阴户与臀部十分痴迷。从他的视角我们可以想像他钻进裙下映入他眼帘的限春光对他心灵的撞击,

  妈妈挺立的大腿,圆翘的屁股,白色内裤包裹下的阴阜每一都对他充满诱惑。他会去亲吻抚摸能触碰到的任何一个部位,妈妈扭动身体的躲避动作在眼里一定更加性感。他会一边亲吻一边抚摸妈妈的屁股蛋。也许曾试图脱下妈妈的内裤。妈妈可能早已意识到这一点拼命防卫让他法得手。妈妈拼命夹双腿扭动屁股的姿态我猜测他的手侵入了妈妈两腿之间扣弄抚摸妈妈的阴部。这时前襟的裙摆搭在他的头部,妈妈护阴阜的手已,经被拉开,他头在裙摆里晃动。

  妈妈这时上身向后倾斜靠墙壁,下身不停的扭动,嘴里哀求说不要,不要,还不时的叫痛。突然间妈妈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身体僵直的停止了挣扎。妈妈的这一声呻吟是一个分手岭,从此之后妈妈再也没有了有效的反抗,半推半就甚至是顺从的任其摆布。究竟是什么的遭遇让妈妈几乎失去了抵抗?妈妈的各种诡异的反应究竟是受到了什么的凌辱?从妈妈扭动的身体,时而呻吟,时而哀求,时而喘息,时而羞愤,时而绝望的表情。我们作为同是男人的角度不用多想也能猜的出施暴者的作为。美丽少妇半裸的下身诱惑未识女人滋味的少年雄兽,圆润滑嫩的翘臀在滚烫手掌里变形,手指用力的掐入翘臀的嫩肉肆意的揉捏,娇嫩的肌肤被双唇,舌尖,牙齿急促亲吻,舔舐,轻咬一寸寸沦陷。弹性的白色三角内裤逐渐纠结成窄窄的布条陷入臀缝,妈妈臀间传来诱人的少妇体香,勾引男子轻嗅鼻尖探入臀缝,布条被轻易拉开,妈妈羞愤的挣扎,反而使赤裸翘臀轻扭轻摆展示耀眼的性感,丰盈弹力的臀尖磨蹭滚烫的掌心,幼嫩的臀缝在双手间意的轻开轻合。鼻尖探入臀缝满足的深吸少妇臀间幽兰体香,手掌稍一用力肉感的白臀缓缓弹开,舌尖莽撞的侵入,舔舐掟放的花心,蓓蕾幼嫩的肛肉被触碰的瞬间,妈妈娇吟了一声,花心本能的收缩,娇嫩的臀肉夹弄住探入的舌头,激起一阵贪婪的猛烈舔舐,丰盈的臀肉被粗暴的揉捏抓开,白皙的臀缝奈的张开露出娇嫩的花心蓓蕾。妈妈此时夹杂轻声娇喘的羞怯哀求换来的是舌头更猥亵的舔舐,舌尖像毒蛇一下一下肏弄花心蓓蕾。手指尖开始不满足插入紧闭的双腿顺窄小的内裤中缝向前方探索,指尖隔布条传递来饱满屄缝的肉感,激起凶残的原始兽性。妈妈双手保护阴部,虽用尽全力徒劳的感觉双腿被缓缓分开。指尖一点一点的挑开内裤,中缝不负责任的歪到一边,仰面向上的头部已经撑开了双腿,一条雪白的大腿被有力的大手托起,张大的嘴巴喷出的热气烧灼饱胀娇艳的阴户,肥厚的阴唇上黑色的芳草在热流中战栗,舌头从臀间沿谷舔来。妈妈绝望的感受湿热的舌苔舔向自己最私密最纯洁的圣地,轻泣娇声哀求。舌尖触及粉嫩屄缝的瞬间,初尝屄味的男子被舌尖传来温柔触电般的战栗了一下,本能的张大嘴巴包含住肥美肉蚌,舌尖划开闭合的白嫩屄缝,大嘴猛吸猛吮,鲜美多汁的娇嫩屄肉被蹂躏。被搅弄的阴蒂与小阴唇让妈妈忍不住轻声呻吟,痛或快乐的扭动身体。在妈妈防备间男子手指卑劣的侵入屄缝方向的摸索寻觅,指尖感受到屄肉的陷入,蜜穴知的分泌的爱液指示指尖猛然肏入。妈妈发出一声绝望的呻吟,蜜洞意识到收缩吸住肏进的手指。

  这使男子的行动更疯狂很更激动,随手拿起扔在地上的手电,手电的光线透过裙子,妈妈的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分开,一只手撑开了内裤中缝伸进了妈妈胯下。妈妈的那一声呻吟之后变得很安静。只有男方轻声的乞求妈妈不要动。

  妈妈的一条腿被抬了起来,男子拿手电照向妈妈胯下,内裤被拉到一边露出了妈妈饱满的阴户,原来他手指已经侵入了妈妈的阴部,在蜜穴里搅扣弄。

  手电的光圈靠近聚焦在妈妈的屁股下边,空气仿佛静止了没有任何声音。我不知道妈妈此时的心情,是羞愧还是屈辱?男方此时也是静止的,他一手拿手电,一手拨开妈妈的阴唇,静静的让手电的光侵入妈妈神秘谷。他似乎被眼前的景色迷惑住了,嘴里呓语,屄,屄屄。静止了片刻之后,他的嘴了过去,嘴唇与阴唇相吻的瞬间,他变的很动,手电也掉在地上,双手抱住妈妈的屁股,嘴唇疯一般的亲吻。妈妈此时轻缓地扭动屁股双手按在他头发上似乎是想把他推开。

  突然间他站起来一手揽住妈妈的腰亲吻妈妈的脸颊,另一只手飞快的脱光自己的短裤。妈妈此时只是双手护阴部,任由他把衬衣长裙一件件剥离扔在地上。

  胸罩似乎是个阻碍他笨手笨脚的硬扯硬拉,妈妈的一只手伸向背后,竟然是妈妈自己解开了胸罩。他一口咬住妈妈说乳头,双手向下慌乱的扒妈妈的内裤,主动解开胸罩的妈妈竟然死死拉住,似乎企图守住最后防线。意外的抵抗让他猛然粗暴起来,内裤皮筋被一下拉断,他的双手伸进去,动作粗野的揉捏妈妈圆翘的屁股,男子粗暴的狠狠吸住挺立的乳尖,一双大手狠狠地抓捏圆翘屁股。妈妈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内裤缓缓滑落,黑色的阴毛在空气中招展,鼓鼓阴丘瞬间失去保护,充满诱惑的鲜嫩屄缝可奈何的面对跃跃欲试的硕大龟头妈妈的内裤刚滑落到膝盖,他摇头晃脑的鸡巴就急不可耐的肏向妈妈的阴户。

  妈妈这时的反应并不是十分的抗拒,只是夹紧双腿一只手护住阴部,另一只手推拒对方胸膛,嘴里轻声哀求。对方的动作很狂暴,喘粗气,粗鲁的拉开妈妈的手,挺勃起的大屌没头没脑的插进夹紧的双腿之间。他的动作狂暴而又生疏,错误的站立姿势说明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进入妈妈的身体。在妈妈双腿间乱顶乱插的龟头因找不到目标让他更加狂乱。妈妈扭动的屁股,推拒的双手似乎让他很愤怒。他猛力的拨开妈妈的双臂紧紧的搂住妈妈,赤裸裸的胸膛相拥在一起,双唇相接吻住了妈妈的香唇,双手用力抓妈妈的两半屁股蛋把妈妈托了起来。妈妈此时被压制住背靠墙壁,脚趾尖地,整个身体已被控制住,只有用手轻轻锤打男子的背脊。

  你可以想像的到此时此刻的场景赤裸相对的男女紧紧拥吻在一起,妈妈已经丧失了所有抵抗能力,粗大的阴茎挤进充满弹性的双腿中间,弯曲的阴毛交织在一起,男女的性器紧密的粘合。美丽的妈妈被陌生男子的奸淫似乎已经法避免。

  男子凶狠的一下顶入,突然僵硬的抱住妈妈。是的,他射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没有经验,还是因为妈妈的幸运,他没有成功。可以想像硕大的龟头操进妈妈闭合的饱满阴户,滑进闭合的阴唇,不知女性滋味的龟头初尝甜美的瞬间暴射而出。

  他似乎没有预料现在的状,身体僵硬紧紧托住妈妈的屁股用力顶住,让双方的性器更加紧密的结合。此时的姿势可以想像的到妈妈双腿紧夹暴怒的粗大阴茎,由于身体托起,只能脚尖地,屁股蛋被男子大力按捏法动弹,身体的重心支点被迫放在胯下。此时的妈妈双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表情羞涩的看对方的面部。他们四目相对,不知道妈妈此时的心理活动是什么?她的表情似乎有些娇羞又有些尴尬。她是不是在庆幸逃过被陌生男子奸淫的劫难?还是被自己尴尬的处境而羞愧?虽然蜜穴幸运的躲过龟头粗暴的侵犯,可是从妈妈的表情与姿势也能猜测她的囧境。身体赤裸的与陌生男子紧密相拥,身体的重心让她最隐密的部位支点在陌生的暴怒阴茎上。虽然龟头没入插入,可是粗长的阴茎在臀间诗意的勃动,一抽一抽的喷射热的精液。妈妈隆起的阴阜是不是感受到双方阴毛的纠接,肥厚的大阴唇在外力作用下分开了肉蚌夹弄狂暴的粗壮阴茎?敏感的阴蒂与小阴唇是不是被紧紧结合的坚硬肉棒的猛烈勃动挑逗?错过硕大龟头的蜜穴是否在自顾自怜的分泌爱液?

  虽然法知道妈妈真正的心理活动是怎的纠结。不知道什么原因迎来了第二个分水岭。从刚开始的剧烈反抗,蜜穴被指奸后的半推半就。这次不成功的奸淫之后从此妈妈直到被插入之前任其摆布玩弄。

  事情发展到现在有几处疑惑之处。对方性经验很少甚至可能是处男妈妈是否觉察?对话中有姐姐是结婚的人,你还年轻去找个好女孩之类的语言。为什么手指插入蜜穴之后妈妈会坦然接受对方指奸,舌奸以及羞辱的视奸?是力抵抗还是心理防线崩溃?其后妈妈半推半就任其亲吻爱抚剥落衬衣长裙甚至主动解开胸罩,为什么还要使劲护住内裤直到皮筋被扯断才任其滑落?男子失败的奸淫之后妈妈为什么直到被行插入之前任其玩弄?是不是认为男子已经发泄,幸运的逃过了危机,幼稚的认为自己不会再受到实质性伤害?他们的对话中有你已经玩过了放姐姐走吧,以后有机会姐姐再给你的话语。妈妈是不是低估了对方再次勃起的能力?种种疑问不得而知。

  大雨还在下,从最初被劫持到现在时间并不很长,可能只有半小时左右。

  时间不会超过十点。两个散发著青春活力的赤裸肉体还纠缠在一起。妈妈被男子双手捧起的光滑屁股慢慢滑落,软瘫的鸡巴从妈妈放松的两腿间脱垂而出。

  紧拥的肉体渐渐分开,双方赤裸相对的看对方,半晌语。气氛仿佛有点尴尬,男子呆立盯漂亮妈妈的赤裸胴体,妈妈的目光在碰到男子赤裸的下体也有点手足措。热潮已经退去,突然间妈妈意识到自己的尴尬蹲下身子拾起衣服遮挡身体,羞涩的转过身背对男子用扯坏的内裤擦拭溅落在下身的体液。很快,妈妈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代价,不知道是被妈妈光滑的腰背曲线还是因弯腰而向后翘起的美臀所吸引又或者是妈妈擦拭下体的对男人有挑逗性的举动。男子动的抱住妈妈,一把夺过衣物扔在地上。妈妈被突然袭击的尖叫了一声,妈妈娇小的身体被拥吻入怀,一双大手在妈妈性感的赤裸胴体上下抚摸。妈妈并没有抵抗任由他爱抚,男子一只手滑下妈妈背脊的性感曲线,揉捏住充满弹力的光滑翘臀,手指插入臀间,指尖滑弄按抚臀缝。然后一把托起,低头吻香唇。

  妈妈顺从的抬起头与他双唇相接舌吻在一起。妈妈的表现似乎让他惊喜,手在妈妈的赤裸胴体不停游走,不时把玩丰腴的乳房与圆滑的翘臀。双乳与臀尖在他大手里揉捏变形,他咬住乳头贪婪的吸吮。


  妈妈一边顺从的接受他的爱抚玩弄一边哀求,放姐姐走吧,你想要,姐姐以后再给你。男子没有回应,只是呓语般的嘟囔,亲亲让我再亲亲。妈妈似乎以为劫难快要结束,可能妈妈的性经验让她低估了对方再次施暴的可能,以为那软巴巴的鸡巴不会再次勃起,自己的贞洁不会被夺走。竟然用大姐姐对小弟弟的语气对他说什么姐姐单位有好多漂亮女孩,你这么帅姐姐给你介绍个,你如果喜欢姐姐,今天不行了,姐姐以后再给你之类的如同骗小孩子的话。妈妈自以为是的机智并没有任何效果。对方的回应是不停的激吻与抚弄。我猜想此时妈妈的心理是以为对方年龄不大,思想单纯,可能只是因为一时动而激情犯罪。用身体的顺从与语言的劝导让对方停止侵犯。妈妈哪里知道她遭遇的是一头发情的年轻雄兽,而妈妈这个年龄漂亮性感的少妇正是发情的年轻雄兽昧以求的交配对象。更何这漂亮的少妇已经一丝不挂,顺从的可亲,可舔,可肏任由其玩弄。